【已完结/喜剧/翻译/errant】《暮光闪闪的理想类型》

【已完结/喜剧/翻译/errant】《暮光闪闪的理想类型》

  • 简介:

暮光闪闪是一只成功的雌驹——没什么比一双天角兽翅膀和一顶王冠更棒的了!但这也让她感到百般困惑:为什么她仍然单身呢?也许瑞瑞,一切有关浪漫事物的行家,会知道答案? 

原文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57709/twilight-sparkle-has-a-type 

翻译:Wusy(LemonSwoosh) 

已获翻译许可

CICQ工作室出品

唯一章节

暮光闪闪想问瑞瑞一个问题。这本只是一个简单的提议罢了,真的。瑞瑞和暮光已经坐在一起了。她们甚至已经开始聊天了。提出这个问题之前百分之九十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妥当了,现在她需要做的只是张开嘴巴、控制自己的声带、从她的肺里放出一点气来让声带颤动几下、然后等着自己的嗓音在传声良好的介质中飞向瑞瑞并进入她的耳朵就可以了。本质上讲,这简直是小儿科。显然,她之前问过瑞瑞不少问题,而她在未来肯定也会问她更多问题,但这个问题却比其他那些要更私人一些。同样,这也比“怎么搭配布料和丝线才能做出最符合当季驼丁汉时尚潮流的衣服”这个问题要更加重要一些,虽然瑞瑞大概会对这两者的优先性提出质疑。

相反,暮光只是在和瑞瑞做一些无聊的茶后谈话。暮光可以感觉到声音在从自己嘴唇里泄露而出,好像自己的一切动作都是自主发生的一样。她们此时正坐在旋转木马精品店内,就一些平淡无奇的小事闲聊。至少她很感激瑞瑞善于就一些平淡无奇的小事闲聊。不然她怎么可能知道焦糖和时髦闪光自从上一次吵架之后已经和好并重新开始交往——虽然她清楚地记得这已经是本周第二次了——或者天琴因为和某些时间旅行的松鼠整出了什么闹剧而惹得她女朋友火冒三丈呢?她倒是有点希望自己可以像墙上的苍蝇一样目睹这整个过程。

她闭上了双眼。一个问题。只是一个问题而已!难道向她其中一位挚友问一个小问题就这么难吗?但就现在的情形而言,这显然比拯救一整个水晶帝国都要难。她睁开了眼睛,重新环顾了一遍时装店的内景——实际上,这已经是第二十八遍了——然后挺直了身躯。该死的,她可是全小马国的公主啊,而她居然要做出这种事来!

她的一句“嘿,瑞瑞?”从她的嘴里溜了出来,打断了她朋友那如清溪一般的话语,并将她那由紫色卷发衬托的湛蓝双眼朝自己的方向转了过来。

“什么事,亲爱的?”瑞瑞回答道。

暮光咽了一口口水。她希望自己提前喝了一点东西,这样她嗓子里就不会没东西可咽了。“为什么没有小马约我出去呢?”

瑞瑞眨了眨眼。思索着这个问题。然后又眨了眨眼。听到这句话,她的内心有一些小恐慌,并且还在思索着该怎样才能顺利带着眼前这只雌驹穿过这片情感雷区。她觉得自己应该早就能预料到这个问题的到来,真的。暮暮是一只风华正茂的年轻雌驹,而在自己结识她的这段时日里,没有一只雄驹或者雌驹敢于接近她。她当然会对此感到疑惑。她当然会对此询问其他小马。她当然会来询问自己。于是,自告奋勇地——同样也因为自己此时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瑞瑞决定挺身驰援,“啊,暮暮,情感可是个变幻莫测的事物,不是吗?谁又敢说你从来没有在你身后抛弃过一连串破碎的心呢?仅仅是因为当下还没有求婚者来到你的面前,不能代表外面就没有一只愿意与你交往的小马。”

“嘛,没错,这话倒是在理。”暮光说,用一只前蹄划着地板,就像她忽然觉得地板砖很迷人似的,“但是为什么从来没有小马试图邀请我出去呢?或者告诉我我很漂亮?或者,其他任何事……”她的声音弱了下去,她的话语迷失在了自己的思考之中,而在几秒之后,她晃了晃脑袋,把自己重新拉回到现实。“反观其他小马。你们都或多或少有过让其他小马对你们感兴趣的时候吧?”

瑞瑞抬头向上望去,无声地对着太阳和月亮以及其他任何可用星体祈祷自己不要在此时此地说出什么极度不适当的话出来。她甚至免费送出了一件衣服,只为在这场交易里给予对方更多好处;谁说她不是慷慨元素的?“这么说吧,亲爱的,你需要知道你正身处在一种……独特的境况之中,并且任何有意向的追求者站在你身边时都可以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看到暮光的脸部表情逐渐扭曲到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的时候,她迅速接上了自己的话茬,“在你更为年轻的时候,你是塞拉斯缇娅公主的私人学徒、是一位国家枭雄、是几个世纪以来最为强大的女魔法师。这些成就对于一只像你这样年轻的雌驹来说可是令马慑悚的,而我十分怀疑许多公马——或者母马,就此而言——都觉得你是如此的可望不可即。接下来,很显然,你又长了一对翅膀,而这更是拉大了本已悬殊的差距。”

暮光一屁股坐在地上,展开了自己背上毛茸茸的附属物,仔细观察了一阵子。它们如今已经成为了她的一部分;看起来是那么自然、那么理所应当。因为一些私人问题而责备它们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主意。她张开了嘴巴,想要问下一个问题,但她不太清楚自己想要问些什么。我该做什么?这个问题貌似还挺合理的,但它听起来有些……太过急切?没错,就是这个词;它听起来太过急切了。

但瑞瑞的话还没说完。在讲完这个对于任何小马来说都十分显而易见、甚至思考半分钟就能想通的事情之后,她转而开始讲述一个对于任何像她一样了解暮光的小马来说十分显而易见的道理:“而且,当然了,你有你自己的理想类型,大家对此都心照不宣。”

暮光蓦地转过头去面对着瑞瑞,她大脑里的齿轮尝试理解着瑞瑞刚才说的这句话,却彻底罢工了,“等等,什么?”

“你的理想类型,亲爱的。”瑞瑞一边不以为然地挥着蹄子,一边解释道,“你喜欢的小马的类型。所有马都早已心知肚明了。”

“我有理想类型?”暮光问道。

“嘛,当然了,”瑞瑞窃笑几声。她的笑声就像几块价值上千的精致水晶互相碰撞所发出的声音一样,“你的行动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它的准确性。”

暮光在自己的脑袋里翻箱倒柜,尝试理清自己鱼龙混杂的回忆和从记事到如今的所有亲身经历。不过她的大部分童年都在各种图书馆和教室里度过——记忆里其他男生女生的脸庞都已模糊不堪,更别说其他东西了——的这个事实令她的搜查负担减轻了不少。可她还是什么都想不出来。意识到自己没有更好的选择之后,她开口问道,“我的理想类型是什么来着?”

瑞瑞眨了眨眼。这难道还不明显吗?嘛,她可不能直接告诉暮暮。瑞瑞了解她那情感凌乱的朋友,不给几个证据她是不会相信任何假设的,她对此十分清楚。“啊,那让我们来一起回顾几只肯定引起过你兴趣的小马吧,怎么样?”

好似感到危险一样,暮光睁大了双眼,后颈的毛都竖了起来。“呃,这就算了,我们没必要探究得这么深入的,瑞瑞。你现在肯定很忙吧!”

“噢,这可不算什么!一切都是为了朋友嘛,对吧,亲爱的?”她咧嘴而笑,看起来竟然出奇得像某只邪龙马,“这对你来说会很有趣、很有启发性的,我保证。”

暮光的尾巴在她身后嗖嗖地摆动着。这不可靠的身体部位总是出卖暮光,因为它从来不会考虑自己主人对此的感受,也永远不会遵从来自她大脑的指令。“嗯……那也许……行吧。”她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其实,我以前从来没有费时间思考过这方面的事情。实话讲,公开讨论这些内容不是件易事。”

“一茶匙的诚实有助于陶冶你的灵魂,暮暮。苹果杰克肯定会同意这点。”瑞瑞说着又举起她那杯不再烫嘴的茶,抿了一口,“所以,如果我们真的要展开关于你过往心上马的话题,那么我想最好的方案是从最早的那些开始。而那,显然,就会是露娜公主。”

暮光的脸立刻红了,“我不——我没——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露娜!”她结结巴巴地喊道,拒绝似的左右挥着蹄子,“她是小马国的公主,而且她的年龄比我大很多、阅历也比我更丰富。这样子完全不合适!”

“但即使如此,我仍清晰记得你在小马镇里特地同她一起度过她的第一场噩梦夜的场景。一只不知情的小马甚至可能把那当做一场约会呢。”瑞瑞一边说一边挑起了一根眉毛。虽然在考虑到所有方面之后,那可能是一场糟糕的约会,但不管怎么辩解,那终究还是一场约会。再说了,任何浪漫的插曲一旦和暮光扯上关系,最终或多或少都会落得一个尴尬的结局。

“那根本不是一场约会!我只是在以一位朋友的名义帮她适应环境,好让她重拾信心。真的只是朋友而已。”

瑞瑞摇了摇头,“随便你怎么辩解,亲爱的。不过呢,我不得不说,每次露娜公主转过身去时、你看着她臀腹时的眼神已经暴露一切了。几乎所有小马都注意到了,在她玩咬住悬浮苹果的游戏的时候尤为如此。”

暮光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同时她还将自己的脸埋在了蹄子之中。一声恼羞的吼声从她的双蹄夹缝里溜了出来,暗示着她此时多么想和这个话题彻底做个了断。

“那么很好,亲爱的。是时候继续前进了,因为我们接下来要聊一聊你和星光熠熠之间的关系。”

“我和星光的关系?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暮光抬起了脑袋,皱着眉问道。

瑞瑞优雅地清了清嗓子,“啊,这个嘛,正如你所见,曾经有——实话说,其实现在也有——不少流言蜚语在四处散播,小马们说你在星光妥协之后对她如此仁慈的唯一缘由就是因为你喜欢上了她。”这其实算是这些谣言中比较友善的一类了。一些更黑暗的那些笃定星光在自己和暮光的博弈中占得上风,并用洗脑这样的诡计让暮光沦为自己的奴隶。但瑞瑞并不打算提起这个,也许永远都不会。

“什么?这也太荒唐了!我友好对待星光的原因是因为她意识到了自己曾经所犯下的错误并真心想要改正,而不是仅仅因为她有魅力!”

“所以,你承认她很有魅力咯?”瑞瑞问道,嘴角不经意地上扬了几分。

暮光的动作凝固了,她的脸颊又染上了一抹红色。“呃嗯……我的意思是,星光的确有不少迷马的品质,当然她迷的是其他马。”说完,暮光严肃地把蹄子拍在了桌面上,“但这并不是我这么对待她的原因。在内心深处我知道她是一只好马,她只是需要一些其他小马的帮助来让她回到正轨。而她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我是对的!她像我们一样成为了一位小马国的守护者,而她也成为了一位称职的友谊学校校长。”

“没错,”瑞瑞反对道,“星光用她对于友谊那虔诚的心和她那对于晦涩难懂之物的深刻理解证明了她是一只善谋、强大而努力的雌驹。而她正是其中一只能让所有小马都觉得能跟某位我所熟悉的友谊公主结成良缘的候选者呢。”她俏皮地对暮光笑了一笑,“而邀请她与你同住在一个城堡里,并以一位导师的身份花出大量时间同她面对面地待在一起?相信你已经能听见八卦工厂在知道此事后传来的震天动地的轰鸣声了吧,亲爱的?阅读这些传闻的感觉简直是美妙至极。”

暮光一蹄拍在脸上,“太棒了,这可真是太棒了。”她接着叹了口气,“我还需要了解一些其他有关我可歌可泣的爱情生活的谣言吗?”

“实际上,有两个。其中一个更加局限于我们几只马的小圈子,而另外一个相对来说更加广为马知。你更想先听哪个呢?”

“随机挑一个吧。”暮光说着气恼地哼了哼。她已经开始后悔同意瑞瑞了,但很反常的是,她十分好奇地想知道其他小马究竟是怎么看她的。

“如你所愿。流转得更为广泛的是狂风暗影,或者是灵光小莓,但管他呢。”瑞瑞耸了耸肩,“实际上,这和星光那档子事大同小异。她犯了一些糟糕的错误,与你同度了一段时间,然后就跟个没事儿马一样走了。委婉点来说的话,一些不太聪明的小马认为她通过某种非常情色的交易从你那里换来了宽恕。”

暮光的嘴张得和一只在水面上换气的鱼一样大,“什么?其他小马都是这么想我和狂风的?他们真觉得我会和任何小马做出那样的事?这太荒谬了!我们为了阻止她和风暴大王的计谋差点死在路上,而我们原谅她的原因是她在最后做出了正确的行为。我们给了她改过自新的机会,就像露娜和星光一样。”暮光说这话时完全没有意识到,狂风那坚忍而凶狠的神态和她那布有疤痕的强健身躯仍然会时不时在自己的梦里出现。

“尽管如此,小马们还是会七嘴八舌,暮暮。我们除了无视这些流言以外别无他法,难道不是吗?那些足够了解你的小马知道你永远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这就够了,不是吗?”她说着飘起了她的茶壶,然后给自己的玻璃杯重新满上。而暮光的茶杯则被她遗忘在了手肘旁边。“而最后一个值得注意的对象,其实大概只局限在我们六只马、斯派克、星光和公主们之间。”她停了下来,吸溜一声喝了口茶,然后把茶杯放了回去,“我们中的部分小马——我不会说出她们的名字——认为你大费周章地去另外一个世界的频率如此之高,不为其他,更多是因为你对于余晖烁烁的迷恋。考虑陈述你的看法吗,亲爱的?”

“噢,没错,她们说得千真万确,”暮光用一种毫无起伏的语气说道,“我之所以要穿越去那里,完全只是要去向余晖献殷勤,而不是因为要去防止海妖和躁狂的各类女恶魔摧毁世界。这些理由只是我要去和她浪漫幽会的幌子罢了。”

“嗯,不得不承认,如果事实的确如你所说,那么这真的会挺浪漫的。超越了宇宙之界限的激情什么的。这个桥段很适合用来写言情小说。你不能仅仅因为其他小马这么想就去责怪他们吧?”接着,她把音量降低了下来,以一种策划阴谋一般的语气说道,“而我凑巧还记得塞拉斯缇娅公主说过,余晖烁烁认为你在中心城图书馆禁书区里做出的那一番闹剧——据她所说——‘简直可爱极了’。”

刚才暮光脸上的红色几乎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结果在听见瑞瑞这一番话后又重新爆发了,“哈?她有说过吗?她有……”她一眼望见了瑞瑞那会心的眼神和她脸上的那一抹坏笑,于是选择沉默。

“嘛,至此也就差不多了,但是我们之所以要走这一趟简短的回忆旅行,目的并不是要让你感到难堪,亲爱的,而是要阐明一个所有能够吸引你眼球的小马身上所具有的共同特性。考虑猜一下吗?”

“呃……”暮光逐渐沉浸在了思考之中,“她们都是雌驹?”

瑞瑞点了点头,“十分准确,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考虑再试一次吗?”

“嘛,我刚刚想说她们全都是强大且聪慧的独角兽,但我想如果你把狂风算进去的话就不太准确了。”

“对的,发生在她独角上的那场不幸之事虽然让她的魔法潜力得以释放,但她的魔力也因此变得难以控制。这使得她与那位独角兽、那只与你一起陷入僵局的小马、以及那位塞拉斯缇娅公主曾经的学生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想要再猜一猜吗?”

暮光摇了摇头,“直接告诉我吧。”

“很好,亲爱的。这些雌驹之间所共享的一项特性——显然,除了她们都是雌的——是她们都曾是你眼里的‘坏女孩’。这就是你的理想类型,暮暮,至少其他小马都是这么认为的。你基本上只会对那些强大、危险、并有着黑暗历史的雌驹感兴趣。”

暮光张大了嘴巴,并且在意识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之后合了上。她脑中的齿轮轰轰地旋转着,试图寻找着某个可以反驳的证据,却什么也想不出来。瑞瑞的逻辑彻彻底底地将她套住了。此刻,她唯一的救生索就是去直接反驳它,而不难想象,这将是一个谎言。她不得不——再一次——承认,她又一次忘记在她朋友那蓝宝石一般的瞳孔之后,潜藏着个像钢铁陷阱一样的心灵。举一个更加恰当的例子便是,这就像一位商马过于低估了自己的竞争对手,以至于在他意识到自己竞争者的思维究竟有多敏捷、洞察力究竟有多强的时候,一切都早已来不及一样。“我——我的确没有从这个方面想过。”她一本正经地笑了笑,“这大概解释了为什么没有小马邀请我去约会。他们或许都觉得如果自己没有险些毁灭小马国的话,我是不会抽出一整天的时间来陪他们的。”她说着张开双臂,“也许我应该张贴一些择偶启事。我已经想象出来了:‘单身公主寻求爱情伴侣。必须十分擅长魔法并且曾当过恶棍。只考虑雌驹。’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瑞瑞的脸像平日看见上季度时尚的服装一样厌恶得扭曲了起来,“暮暮,拜托。只有那些糟糕透顶的小马才会寄希望于寻偶启事。像你这样有才干的雌驹大可不必诉诸此般手段。”

暮光的脑袋靠在了她交叠的前蹄上,“说得好像真的一样。我可不见得有哪怕一只小马来敲我家城堡的大门。”

“嘛,也许你需要重新想一下这件事。与其等着梦中情马上前搭讪,不如主动去找她们?如果你直接站到某只小马的面前,并清晰表明你想要向她求爱,那么就相当于主动打消了她们对于身份地位差异方面的顾虑了。”瑞瑞会心地笑着,“鉴于你特殊的喜好,那么适合你的候选马只够列一张很短的清单。不过我认为这让反倒让你轻松了许多,因为你只需要选择一只讨你喜欢的小马出去约会便是了。”

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暮光都一直在注视着瑞瑞。“你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小马们一般都不太看好一位公主同一位曾经的反派出去约会的,你明白吧?这可能会在外马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些公主——那些真正的公主,比如塞拉斯缇娅和露娜——光是在一家餐厅前停下脚步驻足端详,都够让它开个派对庆祝半天了。如果她们两马中的一只陷入了爱河会怎么样?那简直是难以想象的最高境界。相同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吗?不像日月公主,暮光是不会走到哪里都被群众围攻的——实际上,她在马哈顿连一辆出租马车都坐不上——但她终归还是皇室成员。

瑞瑞皱起了眉,“借用云宝黛西的一句话:‘去他娘的喷子。’你的爱情生活是属于你的,而不是属于其他小马的。你戴上一顶王冠的同时并没有失掉你自主选择的权利。”

暮光笑出了猪叫声。这样的粗鄙之语从自己最有教养最拘泥小节的朋友嘴里喷出来着实违和感爆棚。而这,再次借用云宝的一句话,让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更搞笑了百分之二十。“那么,你真觉得事情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不会这么简单呢?我们先前提到过的所有小马都已经是你的朋友了,所以你已经同她们产生了稳固的关系、建立了可靠的情感链接。而据我所知,她们至今也同样单身。而我们也都清楚,抛开那些同她们早已两清的过去,她们都是善良的小马,她们都在绽放属于自己的光彩。”她停下了话语,思考片刻,“不过如果你考虑的是星光,那么你得谨慎一些。她和崔克西在这段时间走得很近,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话。”

“等等,什么?”暮光大叫道,双眼用力地眨了眨,“你确定吗?”

“不,亲爱的,我不确定。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要‘谨慎一些’,而不是‘直接把她从名单里剔除’。”

“呐。”暮光的翅膀轻轻地颤动着,“也许我的确应该……应该邀请小马出去。现在想起来,这一切打从一开始就很明显,你懂的。”

瑞瑞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姿势挥了挥蹄子,“这可不对!我们时不时都需要一位好朋友来为我们提供外界的看法。在同某些像爱一样令马困惑的问题打交道的时候尤为如此。”而且在同一只连开个睡衣派对都需要写个入门指导书的雌驹打交道的时候最是如此。想到这里,瑞瑞才意识到,坐在她对面的到底是怎样的小马,而这只小马对于此类话题会做出何种动作,于是她立刻补充道,“哦,还有,暮暮,不要列清单。”显然,她完全可以在暮光的脑袋冒出蒸汽之前尝试把她从这个是非之地里救出来。

“但是——”

“不要做小组面谈。”

“但是——”

“也不要写心理学特征描述档案。”

“瑞瑞!”

“对不起,亲爱的。”瑞瑞用一种不含一丝歉意的口吻说道,“我只是想说明,爱是一种变化无常的东西,而它并不会被你平时处理事务时所套用的那些逻辑和管理方式所约束。”

暮光白了白眼,“行吧。但是,呃,你觉得我该先约谁比较好?”

瑞瑞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同暮光展开第二段长谈的准备。这一次,她可需要多喝点茶才行了。至少暮光愿意按照她的指示同其他小马交往的心态让她放松了许多。如果说在她们小小的朋友圈里有哪只雌驹需要找个机会同其他小马共度良宵,那这肯定要数这位“焦虑的天角公主”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